系统提示
您还未登录,请登录后咨询
系统提示
贵宾会员才能留言!
广而告之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道不同不相为谋;无效的社交不仅无用,甚至会给您带来伤害;价值观社交时代已来临,诚邀您加入诚信商业圈, 与志同道合理性有担当的精英朋友结成利益共同体,踏上五月花号至法治圣地克雷吉山建立法治主导下自治的清教徒家园。 泛中产阶级是克雷吉山的主要客户,我们要为这些理性善良靠自己才华与努力实现小康梦的人护航。他们是最重视法律与秩序的,只有法律的保护,才能与权贵平起平坐,同时又不受那些小资小农文革兵的侵害! 权贵特权就不喜欢法律约束,他们喜欢无法无天,强食弱肉,酒池肉林。 小资就是权贵的寄生虫,他们在权贵面前是一条狗样温顺,在善人面前就是一条狼样凶残!他们最危险,文革红卫兵是最典型的代表,这些疯狗发作起来,实在太疯了! 小农则是一些无脑暴民,封建思想严重,他们最容易受外界引诱,又不明是非。他们仇日仇美,敌视现代文明,看待问题简单片面,基本上是些乌合之众,义和团是最典型的代表。 善良的弱势群体虽不是我们的客户,等我们挣钱做大了,一定要兼济天下尽力的帮助他们,保护好他们,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亲,您还未 登录 ,新客户请先 注册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赵咏法官疯了吗?无证据凭主观意识就可断案?这是法院吗 发布时间:2018-10-17 16:04:00 作者: 清教徒吴数根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赵咏法官,在判决书你自己都说了,南方周末根本无足够证据证实侵权行为的情况下,你却凭主观意识支持南方周末漫天要价随便定的一个金额,你还把自己当个法官吗?法庭不以事实为依据,完全凭法官的主观意识就可以断案?你是封建王朝的皇帝吗?你想怎样就怎样吗? 现我们一收到判决书就上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判决,我们会试着上诉到广东省最高人民法院,如果仍然是没有一个稍微公平的结果,我就决定不创业了,我要到广东省最高人民法院去示威,我下半辈子就打算在共产党的监狱里过了,就死在共产党的监狱算了,在外面这样苟且偷生的活着我真的有点生不如死啊!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深圳克雷吉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区高新七道港产研基地 法定代表人:吴数根,电话18576432665 被上诉人: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广州大道中289号6层611室 法定代表人:黄灿,董事长 上诉人因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8)粤0104民初5065号民事判决,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特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8)粤0104民初5065号民事判决中所有判决内容,依法改判。 2、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理由如下: 1.一审法官已经查明了所有涉案文章均已删除,早已停止侵权行为。 2.南方周末本是公共传媒,涉案文章已公开发表在网络上,供公众转载分享,并没有禁止他人转载,也不是恶意转载,并没有用于商业获利,侵害被上诉人的任何经济利益;反而是替被上诉人宣传,扩大被上诉人的影响力。 3.转载的涉案文章并没有修改被上诉人是该文的所有者,文章从头到尾都标记了是南方周末记者王瑞峰的报道,没有侵害被上诉人的任何利益。 4.被上诉人作为国家级媒体,向公众传递党和政府的政策,支持被上诉人宣传其言论主张,帮忙传递党和政府的政策;被上诉人并没有与我司有任何协商,就将此事诉讼于法庭,侵占本就紧张的司法资源,这样的行为是不值得提倡的。被上诉人所受损失无任何合法评估,就要求我司支付被上诉人的律师费等费用是无理的要求,上诉人尊重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希望人民法院应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不支持被上诉人的要求。 5.涉案文章是在公众号所属公司的平台上,并不归我司所有,公众号有原创保护功能,被上诉人不要求公众号所属公司保护其权益,发布于网络平台上供公众转载分享,公众号“吴数根(wwwcrghillcom)”仅仅是和公众一样转载分享,并无任何侵权行为。这就好比把自家的东西扔在大马路上,路人捡起来看了一眼,或者是再给其他路人看了一下,然后就出来指责路人是偷东西,路人还给他都不行,还要起诉到法院,索要赔偿!被上诉人作为国家媒体,我司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人民法院是社会公平良知的最后一道防线,上诉人就实在是没有路子活了,只能破产倒闭了。 6.一审法官在已经查明被上诉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和被上诉人因侵权所获得利润均无足够证据证实,一审法官却凭主观意识要求上诉人赔偿10000元,实在是让人不服,这是法院,要讲事实与依据,怎么能是江湖作风呢?如果对方因维权死于非命,是不是我司还得赔一条命?实在是太荒唐了! 本案在2018年4月11号开庭之后因证据不足已经过去了6个多月又再次通知开庭,我司在第二次开庭之时,因又在异地,二审时实在是没有人手过去。 最后希望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能够查清事实,撤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8)粤0104民初5065号民事判决中所有判决内容,依法改判。 此致 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 上诉人 深圳克雷吉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南方周末起诉克雷吉山,一审时间为4月11号,对方律师在开庭前求我和解,我不愿意,在庭上让我反驳得要哭,最后因证据不足及本人亲自出庭据理力争,案件至今没有宣判. 本来正常案子是三个月必有结果,除非法院高层领导审批,也须在六个月内结案。 现在六个月已经过去了,又通知我们10月22号再次开庭,这明显是南方周末输不起的节奏啊! 起诉我们如果输了,多没面子啊,所以他们动用越秀区法院高层领导的关系,强行要求案件延期,把一起标的不足万元的小案件整成了特案大案来办,不得不说越秀区法院的法官,你们真的是闲得慌逼啊! 一审之后,我就向越秀法院投诉了主办法官赵咏不专业,对那个女律师热情得不得了,而在庭审时却根本不记录我说的内容,别说与西方国家那些可爱可亲可敬的法官比了,就是普通市民,素质都比他高,10月22号开庭本人拒绝出庭,就让越秀法院先瞎搞,我们广州中院再见! 天下奇闻:南方周末起诉克雷吉山,开庭前原告求被告和解! 马上要开庭了,南方周末的代理律师给我打电话求我能不能和解,第一次听说原告在庭前求被告和解的,这样的水货律师的水平真的是让人叹服啊,哈哈! 和解什么啊?不是都告到法庭上了,你做原告的怕什么啊?我们绝不妥协! 当然如果向我们道歉,我们还是可以和解的,给点钱打发一下各路混江湖讨饭吃的是应该的! 南方周末起诉克雷吉山,这不叫法治,是敲诈! 答辩状 尊敬的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赵咏法官: 您好,我是克雷吉山公司的负责人,关于(2018)粤0104民初5065号案件答辩意见如下: 1.我司并没有运营公众号“吴数根(wwwcrghillcom)”,该账号早已注销停止运营,涉案文章并不存在。 2.南方周末本是公共传媒,涉案文章已公开发表在网络上,供公众转载分享,并没有申请著作权,禁止他人转载,公众号“吴数根(wwwcrghillcom)”转载涉案文章,不是恶意转载,并没有用于商业获利,侵害原告的任何经济利益;反而是替原告宣传,扩大原告的影响力。 3.转载的涉案文章并没有修改原告是该文的所有者,文章从头到尾都标记了是南方周末记者王瑞峰的报道,没有侵害原告的任何利益。 4.原告作为国家级媒体,向公众传递党和政府的政策,公众号“吴数根(wwwcrghillcom)”本就是支持原告,宣传其言论主张,帮忙传递党和政府的政策;原告并没有与我司有任何协商,就将此事诉讼于法庭,侵占本就紧张的司法资源,这样的行为是不值得提倡的。原告所受损失无任何合法评估,就要求我司支付原告的律师费等费用是无理的要求,我们尊重原告的合法权益,我司是一家法律电商,创始人吴数根最渴望法治社会,诚信社会,已经把追求法治社会,诚信社会为企业的目标,但绝不服恶意诉讼,希望人民法院应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不支持原告的要求。 5.公众号“吴数根(wwwcrghillcom)”发表的内容是在公众号所属公司的平台上,并不归我司所有,与我司无关。公众号有原创保护功能,原告不要求公众号所属公司保护其权益,发布于网络平台上供公众转载分享,公众号“吴数根(wwwcrghillcom)”仅仅是和公众一样转载分享,并无任何侵权行为。这就好比把自家的东西扔在大马路上,路人捡起来看了一眼,或者是再给其他路人看了一下,然后就出来指责路人是偷东西,路人还给他都不行,还要起诉到法院,索要赔偿,表面上看是采取文明的法律手段,但行为却是敲诈,这不叫法治!原告作为国家媒体,我司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人民法院是社会公平良知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还协助公权力无理的敲诈我们,我们就实在是没有路子活了,只能破产倒闭了。 6.本案采取一审终审的小额诉讼程序审理,10000元人民币的赔偿,对原告这种财大气粗的公权机关来说是小额,可对我司这样的民营企业来说,能让我司破产,是灭顶之灾的金额。我司在此提出异议,申请按正常的司法程序,有冤至少能让我们还可以喊啊! 最后,希望人民法院能顶住压力,阻止公权力无理侵害私权,给我们一点点活着的希望! 此致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答辩人 吴数根 深圳克雷吉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18-3-9
我要回复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九十年代,是个告别的时代。人们将向旧有的价值,旧有的世界,旧有的整合告别。虽然没有人知道,未来的世界,将会是如何。”——罗大佑《昨日遗书》 “薄游香港,览西人宫室之瑰丽,道路之整洁,巡捕之严密,乃始知西人治国有法度,不得以古旧之夷狄视之。”——康有为 “外人能在七、八十年间在一荒岛上成此伟绩,中国以四千年之文明,乃无一地如香港,其故安在?” ——孙中山《香港大学演讲词》 图/David “灯光里飞驰,失意的孩子,请看一眼这个光辉都市。再奔驰,心里猜疑,恐怕这个璀璨都市,光辉到此。”——达明一派,《今夜星光灿烂》 朱镕基:“香港在我们手里搞坏了,我们就是‘民族罪人’” 2002年11月19日,朱镕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欢迎晚宴上发表讲话说: “香港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总是以有香港而自豪。我就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单你们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的手里搞坏了,那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不会的。 我看报道说,梁锦松先生不久以前我不记得是唱了还是念了《狮子山下》这首歌。这个电视剧我没有看过,这首歌我更不会唱。但是我把歌词找来了,是顾嘉辉先生作曲、黄霑先生作词、罗文先生演唱的。在梁锦松那次念这首歌词的时候,罗文先生还没有去世,最近他已经去世了,但是我相信,他对香港作出的贡献,会永远铭刻在香港人民的心中。 我看了这个歌词以后,很受感动。我相信在座的参加创业的这些老前辈,更有这种感受。因为歌词的每句话,都充满着真实的感情,而这种真实的感情,会永远发光。我现在就念这首歌词,同大家一起为香港前途共勉: 既是同舟 在狮子山下且共济 抛弃区分求共对 放开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 同舟人誓相随 无畏更无惧 同处海角天边 携手踏平崎岖 我们大家 用艰辛努力 写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我爱香港!谢谢!” ——节选自 《朱镕基讲话实录》第四卷P493-444
我要回复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我要回复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回复:远华案,新一安,背后的后台哪个不是政府的人?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回复:“九十年代,是个告别的时代。人们将向旧有的价值,旧有的世界,旧有的整合告别。虽然没有人知道,未来的世界,将会是如何。”——罗大佑《昨日遗书》 “薄游香港,览西人宫室之瑰丽,道路之整洁,巡捕之严密,乃始知西人治国有法度,不得以古旧之夷狄视之。”——康有为 “外人能在七、八十年间在一荒岛上成此伟绩,中国以四千年之文明,乃无一地如香港,其故安在?” ——孙中山《香港大学演讲词》 图/David “灯光里飞驰,失意的孩子,请看一眼这个光辉都市。再奔驰,心里猜疑,恐怕这个璀璨都市,光辉到此。”——达明一派,《今夜星光灿烂》 朱镕基:“香港在我们手里搞坏了,我们就是‘民族罪人’” 2002年11月19日,朱镕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欢迎晚宴上发表讲话说: “香港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总是以有香港而自豪。我就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单你们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的手里搞坏了,那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不会的。 我看报道说,梁锦松先生不久以前我不记得是唱了还是念了《狮子山下》这首歌。这个电视剧我没有看过,这首歌我更不会唱。但是我把歌词找来了,是顾嘉辉先生作曲、黄霑先生作词、罗文先生演唱的。在梁锦松那次念这首歌词的时候,罗文先生还没有去世,最近他已经去世了,但是我相信,他对香港作出的贡献,会永远铭刻在香港人民的心中。 我看了这个歌词以后,很受感动。我相信在座的参加创业的这些老前辈,更有这种感受。因为歌词的每句话,都充满着真实的感情,而这种真实的感情,会永远发光。我现在就念这首歌词,同大家一起为香港前途共勉: 既是同舟 在狮子山下且共济 抛弃区分求共对 放开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 同舟人誓相随 无畏更无惧 同处海角天边 携手踏平崎岖 我们大家 用艰辛努力 写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我爱香港!谢谢!” ——节选自 《朱镕基讲话实录》第四卷P493-444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我要回复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回复:老美是外交上装可怜,一逼被人欺负的可怜样子,军事上在全球航母横行,谁敢去挡一下试试,都开到我们家门口了;我们是外交上牛逼哄哄,老子天下第一的感情,嘴硬得下,私下呢就找人和谈,军事上就更是可怜,南海都不敢出,老美来了家门口,咱们就只敢叫几声,牛逼打啊,送上门的狗都不敢打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回复:老美是外交上装可怜,一逼被人欺负的可怜样子,军事上在全球航母横行,谁敢去挡一下试试,都开到我们家门口了;我们是外交上牛逼哄哄,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嘴硬得很,私下呢就找人和谈,军事上就更是可怜,南海都不敢出,老美来了家门口,咱们就只敢叫几声,牛逼打啊,送上门的狗都不敢打 吗?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4、会议由清教徒吴数根主持,简短分享: 《清教徒:创业精神代言人,现代科技与文明奠基者,关心政治,不留恋政治,不左不右。》 《三种人适合创业:一种是想走自已路的人;另一种是无路可走的人;第三种是自已不适合当开路先锋但上进,想和最优秀的人一起同行的人》 《用数学建模解股权设计之难,鸣起鸡血培训大师的丧钟!》 《股东第一天经地义,员工第二合情合理,客户第三心安理得》 《低层次的人购买保险,中层次的人购买保险公司的股票,高层次的人投资优秀的创业公司》 《我没见过有牛律师,只见过吹牛的律师》 《人才观:才华第一,人品第二,长相次之,性格等其他无所谓。》 《深刻反省:我是一个脑残,聪明人就应向爱国者,反美斗士,吴京、司马南学习!》 《永不歌颂政府与政党,更不反政府反政党,关心政治不参与政治》 《不反党不反政府,反对的是伟光正,反对不充许批评与质疑,高高在上的官僚主义》 《人不要去跟畜生比力气,可以看斗牛,狗咬狗什么的,自已就不要上场了》 《不要空谈民主法治,帮一条狗去争取选票这是很好笑的事,有什么样的国民才会有什么样的国家》 《你麻是创业导师,你全家都是创业导师》 《凡是高调的投资人都是卢瑟!北有徐小平们,南有曾李青们!》 《远离开口闭口IPO的创业者,让他一个人去做春秋大梦》 《商业模式是画龙点睛,把商业模式当核心的人不是骗子就是SB》 《越是大佬越缺钱,装B说不差钱的不是骗子就是穷DS》 《整天嚷嚷正能量的人不是骗子就是脑残》 《从理论上分析为什么向创业者收费的投融资中介都是骗子》 《为什么大多数投资人都可说是些失败者? 》 《越是没文化的人越喜欢谈国学》 《孔孟之乡的山东为什么是全国腐败重镇?》 《成功人物的必然性与偶然性:马云,你放的屁好香啊!》 《为什么上当受骗的人往往都是一些可怜又可恶的人?》 《肤色、种族、财富阶层都是小问题,是非不分黑白倒置的脑残奴才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先有脑残乌合之众,之后才有骗子的生存土壤空间,治理诈骗问题的根本办法是消灭脑残》 《笑一起笑,哭一个人哭,请珍惜那些能一起哭的朋友,远离那些只能一起笑的狐朋狗友!》 《千万别流泪,爱你的人会心痛,恨你的人会发笑》 《贵人相扶,富帮富;屌丝相轻,穷坑穷。》 《闹市是短平快的文化,婊子骗子嫖客集中地,想做大事业还得在效区,那里才容得下胶龙腾云驾雾》 《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疯子”加“傻子”团队赢天下》 《什么优点缺点,放对了地方全是优点,放错了地方全是缺点》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谈得来啥都不是问题,谈不来啥都是问题》 《低层次的人在意的是性格,高层次的人在意是智慧,不怕性格不好的战友,就怕脑残型猪队友》 《没有无用的员工,只有无能的领导,我就是一个无能的领导,努力做好一个合格的员工》 《聪明是一种能力,但能力不仅指聪明,我聪明但无能》 《要动于九天之上,藏于九地之下;绝莫藏于九天之上,动于九地之下!》 《吴晓波、罗振宇、樊登等人与陈安之无本质区别,都是无知无畏一张嘴,专坑那些不读书的中小企业半桶水老板》 《草泥马跟素质没有任何关系,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更是义举》 《不做坏人就行了,莫去追求当什么好人,高调做慈善的没有一个好人》 《宁愿你是个坏人,求你别做一个脑残》 《很多人,凤姐成功了,就会跪地膜拜,史玉柱失败了,就要朝他脸上吐一口唾液》 《永远不要同情失败的创业者,如是强者,不需要你同情,如是无能又不懂合作的可怜又可恶的弱者,同情他干嘛呢?》 《清教徒的两性观:一夫一妻制建立者、支持多生孩子、浪漫爱情、保护隐私、夫妻不禁欲、面对现实;反对独身主义、婚外性关系、以及在婚姻中没有爱的性关系。》 《单身时不要慌,努力提升自已,优秀的你会有数不清的追求者,而沮丧的你有爱人也会离你而去,就是天天去相亲也只会收获失败》 《一妻多夫制并不能解决问题,还会产生新问题,倒不如让妓院合法化,非婚生育合法化来得现实,婚姻与爱情的基石就是一夫一妻制,婚姻自由,不婚也应是自由,不能为了一根香肠或一只鲍鱼而强迫他人放弃自已。》
我要回复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我要回复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回复:靠美国成为了一个正常国家,挣了美国的钱却和各路地痞流氓无知脑残串通攻击美国,这谁受得了?高晓松是正常人,清华才子,至少不是脑残,如果人人都像他一样是明白人,那这样的中国谁敢为敌,但如果人人是申纪兰,我们的下场估计比黑奴还惨。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我要回复
客户:customer@crghill.com
回复:我一共交往过三个女朋友,全是她们追的我,但全是物质势利眼,全是党员,入党本就是投机势利行为。我是党员膜拜的大佬,辅导员都要巴结我,因为我压根就不跟他们一路,专业成绩我秒杀他们,课任老师视我为宝,当然我的傲慢给我带来极大的利益损失,那就是评不到奖学金,奖学金这一块辅导员起了很大决定作用。
五月花号公约 克雷吉山 五月花号 普利茅斯岩 清教梦 共建诚信商业圈

  

  

五月花号公约 克雷吉山 五月花号 普利茅斯岩 清教梦 共建诚信商业圈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道不同不相为谋;无效的社交不仅无用,甚至会给您带来伤害;价值观社交时代已来临,诚邀您加入诚信商业圈,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结成利益共同体,踏上五月花号至法治圣地克雷吉山建立法治主导下自治的清教徒家园。

  

  

亲,您还未 登录 ,新客户请先 注册

;